正在阅读: 百年银匠村锻造富民新路
读图频道> 社会 > 正文

百年银匠村锻造富民新路

[责编:孙佳涵]来源:新华网2018-08-06 08:24
24小时热图
  • 习近平会见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

  • 北京世园会园区建设基本成形

  • 雅鲁藏布江堰塞湖抢险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推荐阅读
10月19日上午,经海南省人民政府批准,由海南省商务厅、海南省贸促会、振威展览股份共同主办的2018第三届海南新能源汽车及电动车展览会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隆重开幕。
2018-10-20 03:14
10月18日,抢险救灾人员在群众转移安置点内搭建帐篷。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10月17日,雅鲁藏布江西藏米林县派镇加拉村附近突发山体滑坡,堵塞河道。
2018-10-19 08:27
从空中俯瞰雪后的乌鲁木齐西大桥(10月18日无人机拍摄)。10月18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当日,新疆乌鲁木齐迎来一场降雪。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2018-10-19 08:26
由中国和冰岛共同筹建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18日正式运行。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新华社发(李斌 摄)  这是10月18日在冰岛北部凯尔赫拍摄的中-冰北极科学考察站。
2018-10-19 08:26
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本届展览和评奖活动共收到全国338家出版单位以及部分高校艺术院系师生的书籍设计作品3108种,分社科、科技、艺术、教育等10类。
2018-10-19 08:25
10月18日在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拍摄的马来大狐蝠。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马来大狐蝠体长20至25厘米,翼幅最大近两米,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地。
2018-10-19 08:24
10月18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暴雨造成道路积水。突尼斯内政部18日发布声明说,突尼斯全国大部分地区17日晚出现强降雨,截至目前,共有5人在暴雨引发的各种事故中死亡,另有2人失踪。
2018-10-19 08:23
游客在喀什古城美食广场内观看节目(10月14日摄)。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这座夜市集美食与歌舞表演于一体,深受游客青睐。金秋时节,每到傍晚,新疆喀什古城美食广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2018-10-19 08:23
据北京世园局介绍,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简称北京世园会)园区工程已全面进入冲刺收官阶段,园区建设基本成形。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10月18日拍摄的建设中的北京世园会永宁阁(无人机拍摄)。
2018-10-19 08:23
林辉,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第五批省级非遗传承人、林氏铜铸胎掐丝珐琅第五代传承人。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在一件作品上完成点蓝工艺。 新华社记者魏培全摄  10月18日,林辉烧制一件铜铸胎掐丝珐琅作品的金边。
2018-10-19 08:22
在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收割机在稻田里作业(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金秋时节,农民们忙着收获成熟的农作物,喜迎丰收。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高增乡占里村晾满稻谷的禾晾架与侗寨房屋相映成景(10月17日无人机拍摄)。
2018-10-18 08:52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省级标准化粮食生产基地——太阳镇太阳米种植基地内,500多亩生态水稻收割正式拉开序幕。 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0月17日,种植户抓住几只放养在生态稻田里的鸭子。
2018-10-18 08:52
加载更多

  8月3日,银匠龙懂阳在制作苗族银饰。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芒茫 摄

  8月3日,银匠龙懂阳(右二)与学徒们在制作苗族银饰。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8月3日,银匠龙懂阳在银饰店内清点制作完成的银质手镯。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芒茫 摄

  8月3日,银匠龙懂阳的儿子龙元懂使用火焰喷枪融化银块。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芒茫 摄

  8月3日,唐白梅在银匠龙懂阳的银饰店里制作银饰。

  唐白梅是美国一所高校首饰设计专业的在读研究生,专门利用暑假时间到雷山县学习银饰工艺。“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芒茫 摄

  8月3日,唐白梅展示自己在龙懂阳的银饰店里制作的银镯子。

  唐白梅是美国一所高校首饰设计专业的在读研究生,专门利用暑假时间到雷山县学习银饰工艺。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京 摄

  8月3日,银匠龙太阳在工作室里帮助客人完善银饰作品。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8月3日,前来体验银饰制作的青少年参观龙太阳的银饰陈列展台。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京 摄

  贵州省雷山县控拜村是当地远近闻名的银匠村(8月3日无人机拍摄)。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

  8月3日,在雷山县麻料村,一名银匠在银饰手工实习基地查看银饰成品。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京 摄

  8月3日,来自西安的小朋友月白在龙太阳银饰体验工作室中学习制作银饰。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记者 李京 摄

  8月3日,雷山县麻料村银匠潘仕学在展示一件老银饰作品上的图案。

  “以前挑着担卖货,卖不完回不了家;现在有了网上销售,太方便了。”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镇控拜村,50岁的银匠龙懂阳拿着手机查看全国各地发来的银饰订单,七月份的销售额轻松超过了一万元。雷山县的银匠主要集中在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加工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作为银匠家族的第九代传人,龙懂阳从14岁开始便挑着银饰走村串乡,上门推销。但山乡偏僻路途遥远,客源又有限,这种方式仅能勉强维持收支。为了赚钱,龙懂阳放弃了传统手艺,到温州打工卖皮鞋。随着家乡的道路修通,苗寨的游客越来越多,银饰品打开了新销路。2014年,龙懂阳建起了银匠铺,重拾本行。在当地扶贫干部和客人的启发下,他建起了银饰展示厅,开了网店,线上订单源源不断。

  龙懂阳的弟弟龙太阳也是银饰工艺传人。和哥哥不同,弟弟主打的是银饰文化体验游,用自家传统苗寨开设民宿,游客在此居住的同时,还能学习体验银饰品制作。每年暑期一到,家长孩子络绎不绝。新客源、新销路、新模式带动雷山县银饰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产业。2017年,雷山县控拜、麻料、乌高三个村银饰品及相关产业销售额超过1.5亿元,吸引很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回家创业。苗寨锻银声在绿水青山间响遍千户,也渐渐走出大山,声名远播。新华社发(杨文斌 摄)